请稍候...
科普知识
《中药学高级丛书》中关于冬虫夏草的记录
发布时间:2015-07-06
摘要:夏草冬虫(《黔囊》),虫草(《本草问答》),冬虫草(《全国中草药汇编》)。
冬虫夏草Dongchongxiacao
 
【别名】夏草冬虫(《黔囊》),虫草(《本草问答》),冬虫草(《全国中草药汇编》)。

【来源】冬虫夏草,始载于《本草纲目拾遗》。因其冬季为虫,夏季为草,故名。为麦角菌科真菌冬虫夏草Cordyceps sinensis(Berk.)Sacc.寄生蝙蝠科昆虫幼虫上的子座及幼虫尸体的复合体。主产于四川阿坝藏族自治州松潘、理县、茂汶羌族自治县、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道孚,青海玉树、果洛藏族自治州及同德、同仁,云南中甸、德钦、丽江纳西族自治县等地。均为野生。

【采收炮制】夏初子座出土,孢子未发散时挖取,晒至六七成干,除去似纤维状的附着物及杂质,晒干或低温干燥。生用。

【商品规格】按产地分有炉草(四川打煎炉集散)、灌草(四川灌县产)、滇草(滇西所产),以炉草质量最佳。按大小档分虫草王、散虫草、把虫草3等。以虫体完整、肥壮、坚实、色黄、子座短者为佳。

按《中国药典》(2010年版一部)规定,本品含腺苷(C10H13N5O4)不得少于0.010%。

【药性】甘,平。归肺、肾经。

【功效】益肾补肺,止血化痰,止嗽定喘。

【应用】

1.久咳虚喘,劳嗽咳血 本品味甘性平,为平补肺肾之品。善能补肺气,益肺阴,补肾阳,益精血,兼能止血化痰。用治肺肾两虚,摄纳无权,久咳虚喘,劳嗽咳血,有止嗽定喘,标本兼治之功效。常与人参、黄芪、补骨脂、蛤蚧、胡桃肉等温肾补气、纳气定喘之品同用,治疗久咳虚喘;或与沙参、阿胶、川贝母、三七、百部等润肺化痰、止咳平喘、养阴止血之品同用,治疗肺肾阴虚,劳嗽咳血。

2.阳痿遗精,腰膝酸痛 本品平补肾阳肾精,有补肾起萎之功。用治肾阳不足,精血亏虚之阳痿遗精、腰膝酸痛,可单用本品浸酒服,或与地熟黄、鹿茸、杜仲、淫羊藿、海狗肾等补肾壮阳、养阴填髓之品同用。

3.体虚自汗,头晕贫血本品既能补肾固本,又能补肺实卫,且甘平之性,不燥烈,不滋腻,用治病后体虚不复,自汗恶寒,头晕目眩,贫血少津,易感风寒者,以本品配鸡、鸭、鱼、肉等同用炖服,有培正固本、滋养强壮之功。《本草纲目拾遗》炖老鸭法:用夏草冬虫三五枚,老鸭一只,去肚杂,将鸭头劈开,纳药于中,仍以线扎好,酱油,酒如常蒸烂食之。其药气能从头中直贯鸭全身,无不透浃。

【用法用量】3~9g,煎汤服;或与鸡、鸭、猪肉等炖服,也可入丸、散服。

【使用注意】阴虚火旺者,不宜单独应用。本药为平补之品,久服方效。

【药论】
       1.《本草从新》:“保肺,益肾止血,化痰已劳嗽。”
       2.《药性考》:“秘精益气,专补命门。
       3.《本草纲目拾遗》:“保肺气,实腠理。” 
       4.《重庆堂随笔》:“温和平补之性,为虚疟、虚痞、虚胀、虚痛之圣药,功胜九香虫。凡阴虚阳亢而为喘逆痰嗽者,投之悉效,不但调经种子有专能也。”

【现代研究】

(一)化学成分
       1. 氨基酸类 冬虫夏草和香棒虫草含粗蛋白分别为27.52%和44.26%。蛋白质氨基酸种类达17种,并含0.004%~0.37%的游离氨基酸,如赖氨酸、牛磺酸、天门冬氨酸、苏氨酸等19种,其中多为人体必需氨基酸。
       2. 糖和醇类 含水分10.84%,粗纤维18.53%,碳水化合物28.90%,D-甘露醇7%~29%,提纯品中含有克分子比率为1:1的半乳糖和D-甘露醇。分离出两种多糖,一种分子量为23000,组成为D-甘露醇和D-半乳糖,克分子比为3:5;另一种分子量为43000,单糖组成为甘露醇、半乳糖、葡萄糖,比例为10.3:3.6:1。除甘露醇外,还含两种糖醇类物质及虫草酸(即虫草素),蕈糖。
       3. 核苷类 从中分离出尿嘧啶、腺嘌呤、腺嘌呤核苷。
       4. 元素 含有15种元素,以钾、钙、铬、镍、猛、铁、铜、锌等人体必需微量元素含量较为丰富。
       5. 维生素 含维生素B120.21mg/100g,人工菌丝含0.27mg/100g。且尚含维生素B1和C。
       6. 有机酸  油酸、亚油酸、亚麻酸、棕榈酸、硬脂酸。
       7. 其他  含胆固醇软脂酸脂、麦角固醇过氧化物、麦角固醇及生物碱,二十烷,β-谷固醇。

(二)药理作用

1.调节免疫作用
        (1)增强非特异性免疫作用:冬虫夏草水煎液灌胃给药,增强小鼠腹腔巨噬细胞的吞噬功能,提高小鼠血碳粒清除速度[1];提高小鼠肝枯否细胞的吞噬功能、巨噬细胞内酸性磷酸酶活性,促进脾巨噬细胞增值[2];增加γ射线照射后小鼠的脾重[3]
        (2)增强体液、细胞免疫作用:冬虫夏草水煎液灌胃给药,升高正常或Cy致免疫低下小鼠抗体形成细胞数和溶血素-IgM含量[4];提高化疗后H22肝癌小鼠NK细胞活性、IL-2水平,促进淋巴细胞转化[5];提高5/6肾切除致慢性肾功能不全大鼠脾淋巴细胞转化率,促进脾细胞、淋巴细胞产生IL-2,提高脾细胞、淋巴细胞对IL-2的吸收率[6];增强小鼠NK细胞活性[7]
        (3)抑制免疫功能:冬虫夏草水煎液灌胃给药,抑制小鼠脾细胞对ConA、细菌脂多糖(LPS)的增殖反应、单向混合淋巴细胞反应(MLR)以及IL-1、IL-2的合成[7];减少脾脏抗体形成细胞数[2]

2. 抗肾损伤作用
        (1)抗一般性肾损伤作用:冬虫夏草水提液灌胃给药,能增加庆大霉素或环孢素A致肾损伤模型大鼠的肾脏耗氧量,提高菊糖清除率,增加尿量及滤过钠重吸收,提高肾小管浓缩尿能力[8,9];升高模型大鼠尿及肾组织中表皮生长因子(EGF)水平,加速肾小管修复和促进肾功能恢复,增加尿渗量,降低血清肌酐(Scr)[10];抑制单侧输尿管结扎致肾小管间质纤维化模型大鼠肾组织转化生长因子(TGF-β)的表达,抑制肾小管上皮细胞、成纤维细胞转化为成肌纤维细胞[11]
        (2)抗肾衰竭作用:冬虫夏草水煎液灌胃给药,可降低钳夹肾蒂致缺血性急性肾衰竭模型大鼠的血肌肝、尿NAG、溶菌酶含量[12];提高5/6肾切除慢性肾衰竭(CRF)模型大鼠的存活率,延缓慢性肾衰竭的进展[13]
        (3)抗肾小球硬化作用:冬虫夏草水提液灌胃给药,降低5/6肾切除致肾小球硬化模型大鼠的肾小球硬化指数,减轻肾脏病理变化,减少胶原Ⅳ、肾组织中纤维连接蛋白(FN)、肾脏组织抑制因子-1,2(TIMP-1,2)mRNA的表达,从而减轻肾小球硬化细胞外基质的积聚[14];升高模型大鼠的血浆白蛋白水平,增加肝脏白蛋白(ALB),降低Cr水平、24小时尿蛋白排泄量[15]

3. 抗肺损伤作用  冬虫夏草粉混悬液或水提液灌胃给药,能降低博莱霉素致肺纤维化模型大鼠肺系数,延长负重游泳时间,升高动脉血氧分压,减轻肺组织纤维化病变[16];降低油酸致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模型兔的肺脏系数、支气管肺泡灌洗液中白细胞总数、血清MDA,提高SOD[17]。冬虫夏草或冬虫夏草水提液腹腔注射给药能祛痰平喘[18]

4. 抗肝损伤作用  冬虫夏草水煎液或冬虫夏草多糖5~500mg/kg灌胃给药,降低CCl4或D-氨基半乳糖致肝损伤模型小鼠的血清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天门冬氨酸氨基转移酶(AST)、TG、肝MDA,升高血清SOD、GSH,减轻肝细胞坏死或肝细胞变性的程度[19-21];降低硫代乙酰胺致肝损伤模型小鼠ALT,降低肝系数[22];减少CCl4致肝纤维化模型大鼠肝脏Ⅰ、Ⅲ型胶原蛋白水平,降低前胶原mRNA表达量,减少肝组织结蛋白阳性细胞数,抑制肝储脂细胞的增值和转化[23]

5. 抗糖尿病、降血脂作用  以含冬虫夏草粉的全价饲料喂养,降低链脲佐菌素致糖尿病模型大鼠的血总胆固醇(TC)、甘油三酯(TG)、肌酐(Cr),减轻肾指数、肾脏病理变化,降低肾组织中表皮生长因子β1(EGF-β1)[24]。冬虫夏草水煎液1~6g/kg灌胃给药,降低链脲佐菌素致糖尿病模型大鼠的血TC、TG、Cr、低密度脂蛋白(LDL-C),降低尿蛋白排泄量,升高高密度脂蛋白(HDL-C);降低模型大鼠左肾重/体重、24小时尿蛋白排泄量,减弱肾小管间质损伤指数和胶原面积,增加肾小管上皮细胞的E钙黏蛋白(E-cad),减弱转化生长因子β1(TGF-β1)、α平滑肌肌动蛋白(α-SMA)、整合素连接激酶(ILK)的表达[25];提高四氧嘧啶致糖尿病模型小鼠的肝线粒体谷胱甘肽(GSH)含量、谷胱甘肽过氧化物酶(GSH-Px)活性,降低MDA含量[26]

6. 对心血管系统的作用 12.5%冬虫夏草水煎液灌胃给药,降低肾性高血压大鼠血压[27];改善高血压大鼠心肌肥大及血管重构[28]。冬虫夏草醇提液灌胃给药,提高病毒性心肌炎模型小鼠的存活率,降低心脏系数,减轻心肌病变,加快损伤心肌的修复[29]。虫草醇提物静脉注射,降低家兔血压,减慢心率[30]
       冬虫夏草水煎液或提取液腹腔注射,能加快垂体后叶素致心肌缺血模型大鼠的心率,缩短心律失常时间[31];改善超强度运动模型大鼠的心肌细胞电镜下超微结构[32];缩短乌头碱或氯化钡诱发的家兔或大鼠心律失常持续时间;提高豚鼠心脏哇巴因中毒耐受量;减慢麻醉大鼠和豚鼠的心率[33,34]

7. 对血液系统的影响  冬虫夏草灌胃给药,升高正常或γ射线照射后小鼠血小板数[35]。冬虫夏草浸膏抑制二磷酸腺苷(ADP)及胶原诱导的离体大鼠或兔血小板聚集,对胶原诱导的血小板聚集作用较强,浓度为1~2mg/kg时几近完全抑制血小板聚集[36]

8. 耐缺氧作用  冬虫夏草腹腔注射,延长小鼠常压缺氧、低压缺氧、氰化钾或亚硝酸钠中毒性缺氧以及脑缺血性缺氧下的存活时间[37]

9. 抗氧化作用  虫草真菌中含超氧化物歧化酶(SOD),可显著提高肾脏中抗氧化酶活力[38]。冬虫夏草脂质体口服液对组织中过氧化物脂质的生成有明显的对抗作用,具有良好的抗氧化作用[39]。冬虫夏草水提液抗脂质过氧化损伤的实验研究显示,该水提液对心肌细胞缺氧再给氧时细胞内丙二醛含量,超氧化物歧化酶活性及细胞膜脂质流动性均有影响,其作用机制可能为缺氧再给氧时,心肌细胞MDA含量增加,SOD活性降低,细胞膜脂质流动性下降,且有实验表明,缺氧再给氧时细胞内脂质过氧化作用增强;而冬虫夏草明显减轻缺氧再给氧时细胞内脂质过氧化作用,且呈良好的量-效关系[40]

10. 性激素样作用  冬虫夏草水煎液灌胃给药,调节小鼠母体雌激素水平,改善子宫内膜,增加受孕率和产子数[41]。冬虫夏草子实体细粉喂饲,改善腺膘呤致肾阳虚模型小鼠的睾丸形态,提前雌鼠受孕时间,增加仔鼠数和仔鼠体重[42]

11. 抗肿瘤作用  冬虫夏草水或醇提物皮下或腹腔注射,可抑制小鼠移植性Lewis肺癌的生长及转移[43,44];抑制小鼠移植性S180肿瘤的生长[45]。冬虫夏草5~10g/kg灌胃给药,与6-巯基嘌呤(6-MP)或Cy联合应用提高抑制小鼠移植性S180肿瘤、艾氏腹水癌(EC)效果[45]。冬虫夏草多糖1mg/kg、5mg/kg腹腔注射,增强荷瘤鼠腹腔巨噬细胞吞噬功能、迟发性变态反应(DTH)反应、外周血淋巴细胞酸性非特异酯酶阳性(ANAE+)细胞数[46]。冬虫夏草发酵液1~50μg/ml,抑制体外人乳癌MCF-7细胞株的增值[47];冬虫夏草醇提液20~300μg/ml,抑制人结肠癌细胞株HT-9、SW480的增值[48]

(三)临床报道

1.治疗肾脏病

(1)治疗单纯性血尿:在基础治疗同时,加用冬虫夏草5g,隔日1次,水炖含虫体嚼碎吞服,服药时间3个月,对病人血尿转阴率与基础治疗组进行比较,两组间3个月及2年血尿转阴率有显著性差异[49]

(2)治疗蛋白尿:在基础治疗的同时,每日加用冬虫夏草1.5~3g,蒸服,治疗蛋白尿38例,总有效率71.1%[50]

(3)治疗慢性肾炎:以肾炎汤(组成:黄芪30g,太子参30g,白术12g,茯苓30g,丹参20g,红花10g,当归12g,益母草30g,冬虫夏草6g;肝肾阴虚,上方加知母12g,黄柏10g,枸杞子15g,山茱萸10g;如尿蛋白长期不消者,加蝉蜕10g,全蝎10g,芡实15g)治疗慢性肾炎100例,总有效率93%[51]

(4)治疗慢性肾功能不全:采用尿毒宝胶囊(冬虫夏草、大黄、黄芪等)治疗本病32例,并设对照组对照。治疗组患者血肌酐和尿素氮有明显下降(P<0.01),外周血红细胞和血红蛋白显著升高(P<0.05),提示尿毒宝胶囊有保护肾功能、延缓肾衰竭的作用[52]

 2.治疗呼吸系统疾病

(1)治疗慢性肺源性心脏病:采用补肺益肾汤(人参30g,黄芪30g,五味子15g,冬虫夏草10g(另煎),沉香5g,灵磁石15g,白术10g,枸杞子10g,丹参10g)随证加减,治疗慢性肺源性心脏病肺肾气虚型患者38例,总有效率94.7%。与对照组相比,有显著性差异[53]

(2)治疗肺纤维化:用自拟抗纤汤(红参、苏子、沙参、丹参、黄芪、鸡血藤、当归、川穹、百合、冬虫夏草)配合泼尼松治疗本病19例,总有效率为89.5%,对照组总有效率53.3%,两组比较有显著性差异(P<0.05)[54]

(3)治疗难治性肺结核:以养肺丸(沙参、百合、川贝母、蛤蚧、蜈蚣、黄芪、西洋参、冬虫夏草、白及、百部、黄芩、桑白皮、五味子组成)配合异烟肼治疗难治性肺结核30例,总有效率93.33%[55]

3.治疗乙肝表面抗原阳性携带者 以冬虫夏草、黄芪加新鲜瘦肉蒸熟食用为观察组,观察对儿童乙肝表面抗原阳性携带者26例的临床疗效。观察组在治疗后1个月时转阴1例,2个月时4例,3个月时4例,4个月时5例,共转阴14例。与对照组(鸡骨草)相比,有显著性差异[56]

4.治疗慢性乙型病毒性肝炎 在经甘利欣、甘舒宁、门冬氨酸钾镁、维生素C等一般保肝药物治疗的同时,用利肝口服液(以冬虫夏草为主,脂质体为载体的中药)治疗慢性乙型病毒性肝炎56例,总有效率为91.1%,而对照组为78.6%(P<0.05[57])。

5.治疗肝纤维化 以丹参和冬虫夏草联合用药对早期肝硬化的肝脏纤维化患者36例有显著的防治作用[58]

6.治疗心律失常 发酵虫草制剂(宁心宝胶囊)口服治疗54例心律失常患者,用药前后通过Hotler心电监测,显示该药显效率达67.00%,总有效率达81.00%,尤以室上性心律失常最为显著,同时具有加快传导、调节心律及改善心功能的作用,未见任何毒副作用[59]

7.治疗遗精 以冬虫夏草25~30g,置1只鸡腹内,炖熟食用,治疗遗精患者15例,临床治愈2例,显效6例,有效5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为86.67%[56]

8.治疗白细胞减少症 用冬虫夏草治疗白细胞减少症,观察组在常规治疗下加用冬虫夏草。结果显示冬虫夏草对于治疗各种原因引起的白细胞减少症均有明显的提升作用[61]

(四)不良反应

毒性:冬虫夏草小鼠灌服耐受量为45g/kg,冬虫夏草水提液对小鼠腹腔注射的LD50为(21.7±1.3)g/kg[18]

参考文献

[1] 刘菊华,李天玲,孙广莲,等.冬虫夏草及虫草菌丝体对小鼠免疫功能的影响[J].山东中医杂志,1991,10(5):41-42.

[2] 孙云汉,陈道明,张淑兰,等.冬虫夏草及人工虫草菌丝对小鼠免疫功能影响的探讨[J].中国免疫学杂志,1985,1(4):37-40.

[3] 刘晓平,陈道明,张淑兰,等.冬虫夏草及人工虫草菌丝对γ射线照射后小鼠血小板和免疫器官的影响[J].中药通报,1988,13(4):44-46.

[4] 张传开,袁盛榕,刘进学.冬虫夏草和中国拟青霉水提取物对小鼠免疫功能的影响[J].首都医科大学学报,1999,20(1):17-20.

[5] 孙艳,官杰,王琪.冬虫夏草对H22肝癌小鼠化疗后免疫功能的影响[J].中国基层医药,2002,9(2):127-128.

[6] 程庆轹,陈香美,廖洪军,等.冬虫夏草对慢性肾功能不全大鼠细胞免疫机能的调节作用[J].中华医学杂志,1992,72(1):27-29.

[7] 王旭丹,周勇,张丽,等.冬虫夏草对小鼠免疫功能的影响[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1998,21(6):34-36.

[8] 黎磊石,郑丰,刘志红,等.冬虫夏草防治氨基糖苷肾毒性损伤的实验研究[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1996,16(12):733-737.

[9] 赵学智,黎磊石.冬虫夏草对环孢素A急性肾毒性保护作用的实验研究[J].中华肾脏病杂志,1995,11(1):23-25.

[10] 庄永泽,黎磊石.冬虫夏草防治氨基糖苷急性肾衰的分子生物学机理[J].中华肾脏病杂志,1996,12(5):300-303.

[11] 闵亚丽,于黔,肖俊.冬虫夏草在肾间质纤维化大鼠模型中的作用及其对TGF-β1、α-SMA的影响[J].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2007,8(2):92-93.

[12] 廖洪军,陈香美,黎磊石.冬虫夏草对大鼠缺血性急性肾功能衰竭治疗作用的初步实验观察[J].军医进修学院学报,1995,16(1):1-4.

[13] 程庆璨,于力方,师锁柱,等.冬虫夏草对5/6肾切除大鼠肾脏病理改变的影响[J].中华肾脏病杂志,1994,10(1):30.

[14] 刘丽秋,岳少姮,赵秀珍,等.冬虫夏草对肾小球硬化大鼠肾脏组织抑制因子-1,2mRNA表达的影响[J].肾脏病与透析肾移植杂志,2004,13(5):457-458.

[15] 张宏,刘丽秋.冬虫夏草对肾小球硬化大鼠肝脏白蛋白及胰岛素样生长因子-I基因表达的影响[J].中国实验诊断学,2007,11(1):68-72.

[16] 杨晶,刘忠英,郭家松,等.冬虫夏草预防肺纤维化的实验研究[J].实用医学杂志,2008,24(8):1310-1312.

[17] 严冬,李兰娟,杜维波,等.冬虫夏草对兔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的抗脂质氧化作用[J].浙江医学,2006,28(3):187-191.

[18] 赵一,王勤,蔡毅,等.冬虫夏草和人工冬虫夏草菌的药理实验研究[J].广西中医药,1984(1):48-49.

[19] 张小强,浦跃朴,尹立红,等.冬虫夏草及人工虫草菌丝体对CCl4所致急性化学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J].环境与职业医学,2003,20(6):422-426.

[20] 方士英,姚宏伟,李俊,等.虫草多糖对小鼠化学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J].安徽医科大学学报,2004,39(3):201-203.

[21] 何雅车,吴谦,朱瑞斐,等.虫草多糖脂质对小鼠肝损伤的保护作用[J].中西医结合肝病杂志,1995,6(1):14-15.

[22] 吴淦桐,赵明珠,徐端正.虫草多糖脂质对小鼠肝损伤的保护作用[J].中成药,1995,17(2):26-28.

[23] 马雄,邱德凯,徐军,等.冬虫夏草多糖脂质体抗肝纤维化的实验研究[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1999,5(9):28-30.

[24] 崔海月.冬虫夏草对糖尿病肾病大鼠肾损伤的保护作用研究[J].延边大学医学学报,2006,29(4):252-254.

[25] 金永东,宁建平,张义雄,等.冬虫夏草对糖尿病大鼠肾小管上皮细胞ILK表达的影响[J].医学临床研究,2008,25(6):1022-1025.

[26] 张蕾,陈顺志,刘树森.冬虫夏草提取液对糖尿病小鼠肝线粒体氧化损伤的保护效应[J].中国临床康复,2006,10(39):132-134.

[27] 吴秀香,马克玲,李淑云,等.冬虫夏草降压作用实验研究[J].锦州医学院学报,2001,22(2):10-11.

[28] 吴秀香,王国秋,马克玲,等.冬虫夏草对肾性高血压大鼠心血管功能的影响[J].中西医结合心脑血管病杂志,2005,3(2):137-138.

[29] 李峰,高兴玉,饶邦复,等.冬虫夏草提取液治疗实验性病毒性心肌炎研究[J].山东中医药大学学报,2005,29(3):243-245.

[30] 李峰,刘利.冬虫夏草心血管药理作用研究概况[J].中医药研究,2002,18(2):55-56.

[31] 李雪芹,刘建云.冬虫夏草对垂体后叶素所致大鼠缺血心肌的保护作用[J].河北医药,2004,26(12):934-935.

[32] 曹晓哲,钱震,赵广才,等.冬虫夏草对超强度运动大鼠心肌保护作用的电镜观察[J].中国运动医学杂志,1997,16(1):61-62.

[33] 俞宙,何建新.冬虫夏草水提液对触发性心律失常的治疗作用[J].中国医药学报,1999,14(1):32-34.

[34] 梅其炳,陶静仪,高双斌,等.天然冬虫夏草的抗实验性心律失常作用[J].中国中药杂志,1989,14(10):40-41.

[35] 陈道明,张淑兰,于志浩,等.冬虫夏草及人工培养菌丝对小鼠血小板生成的影响及其超微结构观察[J].中药通报,1987,12(1):47-49.

[36] 包天桐,杨甲禄,王桂芬.冬虫夏草的药理作用比较[J].中西医结合杂志,1988,8(6):352-354.

[37] 苏银法,徐姗,吴真列.冬虫夏草和细脚拟青霉提高动物耐缺氧能力的比较[J].现代应用药学,1988,5(3):6-8.

[38] 口如琴,褚西宁,袁静明.虫草真菌棒束孢霉的营养成分及其延缓衰老的作用[J].营养学报,1995,17(4):3415.

[39] 路海东,王惠娟,侯大平.冬虫夏草脂质体口服液抗脂质过氧化作用[J].黑龙江医药科学,2002,25(4):42.

[40] 俞宙.冬虫夏草水提液抗心肌细胞脂质过氧化的影响[J].第一军医大学学报,1988,18(2):110.

[41] Bu-Miin Huang,Chih-Chao Hsu.Effects of Cordycepssinensis on testosterone produce on in normal mouse Leydigcells,LifeScience,2001(69):2593-2602.

[42] 郭瑞新,蔡承妹,曾庆元,等.冬虫夏草提高“肾阳虚”小鼠生殖功能的实验研究[J].基层中药杂志,2002,16(2):3-5.

[43] 张淑兰,孙云汉,刘晓平,等。冬虫夏草及人工草菌丝抗小鼠Lewis肺癌的研究[J].中药通报,1987,12(2):53-54。

[44] 徐仁和,彭祥鄂. 冬虫夏草对天然杀伤细胞活性及肺癌形成的影响[J]. 湖南医学院学报,1988,13(2):107-111。

[45] 杜德极,曾庆田,冉长清,等. 冬虫夏草及人工培养虫草菌菌丝体抗肿瘤作用的研究[J]。中药通报,1986,11(7):51-54。

[46] 赵跃然,王美岭,徐贝力,等. 冬虫夏草多糖对小鼠抗肿瘤作用的实验研究[J]。基础医学与临床,1992,12(4):52-53。

[47] 刘东颖,冬虫夏草诱导乳癌细胞MCF-7凋亡的实验研究[J]. 河北中医,2007,29(1):66-68。

[48] 黄浩,王航,罗荣城. 冬虫夏草提取液抑制结肠癌细胞增殖的研究[J]. 中药材,2007,30(3):310-313。

[49] 尹继明,方建新,许杰洲,等. 冬虫夏草治疗单纯性血尿的疗效观察[J]. 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2001,2(5):269-271。

[50] 廖福林,冯利平,曹海涛. 冬虫夏草与西药联用治疗蛋白尿38例[J]. 浙江中医学院学报,1999,23,(3):27。

[51] 李继圣. 肾炎汤治疗慢性肾炎100例[J]. 吉林中医药,1999(4):37。

[52] 胡筱娟,阎晓萍. 尿毒宝胶囊治疗慢性肾功能不全32例[J]. 陕西中医,2005,26(4):311-322。

[53] 荆丰德. 补肺益肾汤治疗慢性肺源性心脏病肺肾气虚型的临床研究[J]. 中国民间疗法,2008(11):26。

[54] 常继亭,杨华. 抗纤汤治疗肺纤维化19例[J]. 陕西中医学院学报,2010,33(5):39-40。

[55] 杨淑良. 养肺丸治疗难治性肺结核30例[J]. 中国中医急症,2010,19(1):57-58。

[56] 肖丽华,覃顺寿,覃昱,等. 冬虫夏草、黄芪对乙肝表面抗原阳性转阴的研究[J].中国当代儿科杂志,2000,2(3):231-232。

[57] 李研,刘东延,马强. 利肝口服液治疗慢性乙型病毒性肝炎56例分析[J]. 实用中医内科杂志,2005,19(4):378。

[58] 马洁,易永祥. 丹参和冬虫夏草防治肝脏纤维化的临床观察[J]. 南京军医学院学报,2002,24(1):38-39。

[59] 杨朝宽,侯淑彦,于静,等. 宁心宝胶囊治疗心律失常[J]. 药物与临床,1990,3(5):279。

[60] 袁红芬,竹剑平. 冬虫夏草治疗遗精15例临床观察[J]. 当代医学,2008(6):153。

[61] 梅学伟,刘金成,李世颂. 中药冬虫夏草对白细胞减少症的疗效分析[J]. 中国实用医药,2009,4(9):159-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