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
媒体报道
永不妥协的创新
发布时间:2016-01-13
摘要:张雪峰 青海春天极草总设计师 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行业,这是一家非常年轻的企业。

张雪峰  青海春天极草总设计师

      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行业,这是一家非常年轻的企业。这个行业拥有比黄金还贵重的资源,却年复一年的停滞在低效的浪费;这个行业长久以来只有横行的潜规则,却没有公众能够了解和认可的标准;这个行业每年拥有数百亿的市场,却没有一家领头羊式的品牌。直到这家企业,虽然年轻,却通过锐意创新,用一个小小的含片,把这个古老的行业掀起了翻天覆地的变革,开启了资源高效利用的时代,建立了世所公认的行业标准,不但创造了一片价值千亿的蓝海,还使历史悠久的中药滋补品登上了现代奢侈品的舞台——它就是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
       冬虫夏草,上天赐给人们的宝贵资源,仅仅生长于青藏高原3500米以上一种神秘的生物,产量极其有限,不可人工培育。执着于它神奇的药用价值,多年来无数卓有声望的专家学者皓首穷经来研究它,却难有突破性的进展。只能看着它随着功效越来越被验证和难以替代而价格飞涨。张雪峰作为一个半路出家的研究者,没有随大流一开始就走上人工培育之路,独辟蹊径研究起了如何让冬虫夏草这种珍稀资源得以高效利用,这是他的也是消费者的幸运,他成功了,虽然冬虫夏草的产量没有增加,但张雪峰在冬虫夏草高效利用领域的发明,使冬虫夏草资源无形中扩大了七倍。

 

      牛顿的苹果,张雪峰的马


      张雪峰,自小生长在中国著名的休闲之都——成都,安逸舒适的生活并没有使他从小失去斗志,凭着与生俱来的商业敏感和锐意进取的精神,大学毕业后短短十余年他便白手打拼下一份许多人一辈子也难以企及的事业。成功后的张雪峰并没有志得意满的跟许多人一样沉溺于享受,创业路培养了他两个习惯,第一是交流,他很喜欢交朋友,常常和各式各样的人谈天说地,从对方话语的只言片爪把握信息参悟道理;第二则是学习和研究,一旦对某个事物感兴趣了,便会不管不顾的投入进去,非得弄清里面的门道方才罢休。
       与冬虫夏草结缘,跟他这两个习惯都有关系。
      2003年的某一天,张雪峰与他的活佛朋友在闲聊,对方提到自己的一个小故事。活佛有一匹最心爱的马,可在去年冬天,生了场怪病不停的掉膘,看了许多医生都说不出所以然来,兽药土方使了个遍却一点效果没有,直到一个藏民说了个办法——每天用七根冬虫夏草混在饲料里喂马。活佛姑且一试,谁想到方才一个星期的时间,马便完全恢复了活力。如此神效令张雪峰大感诧异,他身边也有不少朋友在服用冬虫夏草,虽然也都说效果挺好,但一来见效缓慢,大多数都说要服用半年才有感觉,二来效果也没有那么强烈。
      这个故事如同砸在牛顿头上的苹果一样,引发了张雪峰的好奇,让他回去后便展开了对这个原理的研究。在查阅了大量文献、与很多中药研究专家沟通后,张雪峰恍然大悟,原来奥妙在于活佛喂马的虫草没有经过任何加热处理,研究已经证实,冬虫夏草里的多种精华成分一旦加热超过60度会被破坏,这样来吃只能吸收到很少一部分,就会导致功效难以显现,冬虫夏草最具药用价值的食用方式是“常温生服”以往载于经典的虫草使用方法无论煎药还是炖汤,又或者泡水泡酒的使用方法都存在一定的误区,让人难以体验到冬虫夏草真实的效果。


      从兴趣到职业


      在对冬虫夏草的初步研究中,张雪峰走访了冬虫夏草世界最大的交易集散地青海省西宁市勤奋巷,他惊讶的发现了一个现实——比黄金还贵的冬虫夏草,居然常常装在脏兮兮的口袋里兜售,人们拖着袋子在市场上四处与人交易,而且讨价还价的方式还是最原始的“摸指头”,即两个人用衣服或口袋遮住手,靠互相摸对方的手指来讨论价格。如此简陋的交易方式却动辄是数万甚至数十万的巨大交易额。这种交易方式,就连买个家电都不如!更别说金店里小心翼翼的交易了。“光凭这种现状,这个行业一定大有商机!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商机,但一定有潜力可挖。”再联想起居然绝大多数常年服用冬虫夏草的消费者居然还不知道正确服用方法,张雪峰敏锐的把握到了这里面存在着巨大的机会。“要不要投身这个行业?”理想的火苗在他心中攒动。
      如果要做,张雪峰当然不愿意仅仅是把冬虫夏草装进漂亮的盒子里来销售,虽然许多药店这样做便赚取了高额的利润,他希望能够有所创新,对产品本身的创新。通过进一步的对冬虫夏草文献的学习,他了解到虽然对冬虫夏草人工培育的研究国内外已经开展了数十年,但始终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产量始终每年只有80到150吨左右,因为供不应求,所以价格逐年飞涨。“那么除了常温生服,还有没有可能进一步提高冬虫夏草的利用率呢?”想到就做是张雪峰的风格,他决定全身心的投入这个行业,投入到冬虫夏草的研究中去。

 

      洗的不仅是草,还有良心


      研究开始没多久,张雪峰就遇到了第一个难题,他发现无论批发市场还是药店里买到的冬虫夏草表面都含有大量的泥沙杂质,里面寄生虫、各种致病细菌和重金属残留比比皆是,更别说还有许多不法商贩会在冬虫夏草上涂抹重金属粉等有害物质来增重了。“这样的冬虫夏草怎么能够常温生服?而且泥沙的重量几乎占到虫草重量的30%以上,消费者花了100%冬虫夏草的钱,却买到30%不但无用反倒有害的杂质,这样太不公平太没有良心了。”张雪峰决定清洁掉这些杂质。
      刚开始他以为很简单,结果一做实验才发现同行们都不洗的原因,冬虫夏草的缩水率高达20%以上,不但洗的时间长了之后会发黑,更重要的是清洗时间超过2分钟,精华成分就会损失一半左右,而冬虫夏草表面长满褶皱,用普通的刷子2分钟内根本洗不干净,这样既影响品相又降低药效还损失重量,难怪没有一个同行会去清洗。
      张雪峰没有认输,趁着去国内外联络科研机构合作的机会,从各地买回家各种各样的刷子,然后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一关就是大半个月。当他出来的时候,已经发明了清洁冬虫夏草专用的刷子和整套的清洗流程,通过15度的纯化水和标准清洗流程,可以在110秒内解决冬虫夏草的清洁问题,既除去了有害杂质,又最大限度保留了冬虫夏草内的精华成分,迈出了冬虫夏草行业革命的第一步。

 

      香蕉皮的启示


      普通人或者到此便欢呼雀跃了,但张雪峰并没有急于把净制冬虫夏草推向市场,他始终觉得产品还不够新还不够好,“这么贵的东西,如果能够让人们多吸收一点就好了。”张雪峰这样想到。在研究中医药现代化成果时,他了解到中药多来源于动物或者植物,药效成分大多在蕴含在细胞中,外面有厚厚的细胞壁或细胞膜,传统的煎服或者打成粗粉只能使精华成分通过渗透释放很小一部分,但如果打破细胞膜或细胞壁,制成600-800目这种最适宜人体吸收的细胞级微粉后,药效可以提高好几倍,类似的灵芝破壁粉和花粉破壁粉都已经是非常成熟的产品了。
      之前也有人想过将冬虫夏草制成微粉,但由于冬虫夏草作为中药中唯一阴阳同补的药物,既有虫的部分,也有草的部分,虫体和子座的结构完全不同,密度也不同,加工后粉末大小不一,可能有的部分已经过细了,但另外一部分还没充分粉碎,这样的效果还是难以达到最好,执拗的张雪峰又纠结了。
      无数次的尝试都失败了,把制粉设备拆拆装装改进了十多次,但制出来的粉总是难以让张雪峰满意。有一天,他的保姆正在把香蕉拿去榨汁,剥了一大堆皮在旁边。去厨房倒水的他正在思考粉碎方法,看到这一幕,他随口问保姆,“为什么要剥了来榨汁呢?香蕉皮还是有很多营养的。”保姆奇怪的回答他,“一起榨的话,香蕉肉都糊得不行了香蕉皮还没碎呢,怎么能一起榨?”听到这一句话他豁然开朗,丢下水杯便冲进了实验室。原来创新便是如此的简单,很快,他发明的冬虫夏草分开定位粉碎技术又获得了一项国家专利。他将冬虫夏草的虫体和子座分开进行微粉碎,再将粉末混合,便完美的实现了虫破膜,草破壁,实验证明,这样经过处理的细胞级微粉精华成分释出比同等重量原草多出7倍以上。
      每当张雪峰的研究有了一个突破性的进展,就总有人劝他,“可以了,可以推向市场了,你的发明比起市面上现有的冬虫夏草产品已经好太多了,你老是在做研究投入,该用产品来实现效益了。”可张雪峰总是不满足,他经常说的一句话便是“创新的路永无止境,我们必须提供足够优秀的产品给消费者,而绝不是半成品”。他觉得微粉有了极致的释放,但消费者的吸收是否也达到最佳了呢?他依稀记得自己多年前曾看过一篇文章,介绍药物如果直接吞服会因为胃肠道和肝脏的首过效应而降低人体的吸收率,那么最适合人体吸收且又方便的方式是什么呢?他又带着他的研发团队一头扎入了如何提高人体吸收率的研究中去,翻阅了大量文献之后,他了解到,如果含着吃通过口腔黏膜吸收,会最大程度的避免首过效应,吸收率比直接吞服要高出50%左右。答案摆在了面前,做成含片是最佳选择,既安全方便又高效。

 

      一粒片的天堑


      含片在制药行业是早已成熟的技术了,张雪峰认为这个问题非常好解决,可恰恰是在这个问题上,因为他的固执,遭遇了整个研发过程最大的难关。原因还得从冬虫夏草的成分说起,经过现代医学检验,冬虫夏草里面含有上千种成分,是一个自成体系的天然大复方、化合物大宝库,任何添加都是多余的。用张雪峰的话来说上帝之手调配的良方,谁能超越?“再加上细胞级微粉已经完全看不出是冬虫夏草的形状了,那么贵的东西,即使我们只加了0.01%,消费者也很难相信我们只加了那么点,干脆我就做个纯粉片,什么都不加!”
      本来以为是个小问题,谁知到了制药企业一问,才知道是个大难题。张雪峰到那时才知道,在药片的生产过程中,基本上都必须添加赋型剂等辅料才能压制成片。张雪峰以为是国内的技术不够先进,带着他这个小要求访遍了日美意等多个国家的制药企业,收获的全都是“不可能”,张雪峰怀着最后的希望来到德国菲特,研制世界上第一台压片机的厂商,严谨的德国人接待了他,可起初的答案与别家厂商并无二致,厂里一位已经退休的老工程师听到这个消息,特地驱车来到厂里见到了张雪峰,听完张雪峰的讲述,他点点头,“我试试吧。”
      艰难的尝试开始了,或者是世界上最昂贵的药材制片实验品吧,张雪峰不断的往德国邮寄冬虫夏草微粉,第一个十公斤,失败;第二个十公斤,还是失败……每次价值数百万的药材被实验白白浪费,就连一直支持他的家人也都劝他“要不然就让消费者含粉,要不然就让他们自己选有塑型剂的含片,不是我们不愿意做纯粉片,事实已经证明不可能了又何必勉强?”张雪峰没有说话,还是默默的往德国邮寄着冬虫夏草粉。直到有一天,当价值超过两千万的上百公斤冬虫夏草粉陆续寄到德国之后,电话那头德国老工程师抛掉了一贯的沉稳,“亲爱的张,我们成功了!”那一天,紧绷了好久的张雪峰大醉了一场……

 

      决不委曲求全


      有了如此优秀的研究成果,张雪峰自然想尽快的把成果带给消费者,他开始筹建工厂。可符合GMP的工厂建设以及后续的设备、运营等费用是一个天文数字,一直在投入没有产出的张雪峰还是遇到了资金上的难题。他带着自己的研究成果去申请贷款,可在银行的审贷会上,比较主流的意见是,产品虽然很好,但已经完全脱离了冬虫夏草的形状,消费者很难信任和接受。眼看自己的研究成果受制于资金无法推广,张雪峰急了,他说道“为什么冬虫夏草这么多年来一直停留在低效和浪费阶段,就是人们在冬虫夏草的高价面前委曲求全,奴颜媚膝!汽车刚出现的时候也被人这样否定,现在你们谁还坐着马车出行?”这一席话打动了评审会的成员们,资金难题终于得到解决,一座现代化的参观型工厂在青海互助的冬虫夏草湿地公园拔地而起。当工厂第一批试制的产品成功走下生产线的时候,他的团队纷纷激动得无以复加,赶紧向出差在外的他报喜,他回复了一条只有六个字的短信“谨为消费者贺”。数年后,当他的员工问起当时的心情,他笑笑,“不知道为什么,确实心里就是那么想的,作为经商多年的企业家,我并不羞于谈钱谈利润,但当时真没想到那一个方向,只觉得自己终于做成了一件好事,能够为消费者带来最直接的利益,算是一件有功德的事吧。”

 

      智慧的消费者


      产品上市之前,张雪峰总是担心人们一时难以接受他的发明,认为净制冬虫夏草原草会是前期销售的主力,事实证明他是多虑了,人们一旦尝试了他的极草冬虫夏草纯粉片之后,便由于卓越的效果体验而对原草再也不屑一顾,并相互推荐纯粉片,一年的销售数据回顾更是证实了这一点:原草的销量不足总量的3%。
      “谁说消费者没有洞察力?消费者才是最智慧的!他们知道什么才是好的,然后用脚投票。”张雪峰感慨的说道。
      极草冬虫夏草纯粉片由于卓越的效果,还带来一个“副作用”——许多有实力的消费者不仅服用极草,还希望成为极草的代理商。据统计,极草60%以上的代理商都是作为消费者亲身感受到极草的神奇效果才决定投身于这个事业,其中身家过十亿的便有十数个,而被极草婉言谢绝的意向代理商更是高达上千!

 

      一片成名天下知


      张雪峰的发明成果不仅仅吸引了消费者,各大媒体也闻风而动。2010年一年,仅央视对张雪峰和他发明的专题报道便达到了五次之多,其后人民网、光明日报、科技日报等权威媒体也进行了连篇累牍的报道。
       2011年,由于张雪峰在创新方面的卓越贡献,与微软张亚勤、新浪曹国伟等一起被科博会评为中国自主创新领军人物,彰显了他在有限资源高效利用方面做出的示范地位。
      于是,媒体和身边的人开始称呼他为“虫草教父”、“虫草老大”等等绰号,他却总是说,“千万别这么叫,我只是一个挖掘冬虫夏草价值的掘草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