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
媒体报道
张雪峰 相信成功 突破极限
发布时间:2015-07-16
摘要:不知何时起,极草作为含着吃的冬虫夏草,以高科技加工的手段开创了传统滋补上品的崭新时代,它宛如一阵轻风,深深地打动了高端消费人群……这一切的开始都起源于一个成功的信念,而这个信念则来自极草的创始人张雪峰。

        不知何时起,极草作为含着吃的冬虫夏草,以高科技加工的手段开创了传统滋补上品的崭新时代,它宛如一阵轻风,深深地打动了高端消费人群……这一切的开始都起源于一个成功的信念,而这个信念则来自极草的创始人——张雪峰。张雪峰说自己是“一个没有恐惧的人”,除了对生命、对自然的敬畏,他并不惧怕生活的挑战与变动,因为在他看来,只要有能力,随时都可以创造更好的生活。这个世界我们会的事情太少,不会的事情太多,但只要我们还肯学习与研究,就一定能做好,事情的判断、利益的实现、企业的成就、社会的贡献,都是如此。相信成功,相信自己,就一定能突破极限。
 

        如今,极草是张雪峰最专注的事业,但回想起与极草结缘,却是源自十分偶然的机会。张雪峰了解到,青藏高原的生物资源既脆弱又丰富,同时也很有药用价值。那时候国际医药行业中的潮流是“上山下海”,开发山上和海里的资源,而青藏高原恰恰满足了“上山”的标准,因为这里隐藏着大量的高海拔物种。当张雪峰看到这个行业的前景时,立即全身心的扑在青藏高原生物资源的研究开发和利用上。张雪峰的毅力和耐力都是令人称道的,从2001年不断摸索,到2004年对冬虫夏草进行研发,再到2007年建厂,2008年投产,2009年通过药品GMP认证……这么多年的投入,在外人看来是难以承受的,但在张雪峰看来却是如此顺其自然,因为他相信,他一定能成功。

        宁要虫草一把,不要金玉满堂。在青藏高原海拔四千米以上的高寒草甸上,顽强地生长着一种奇特的物种——冬虫夏草,顾名思义,就是冬天为地下之虫,夏天为地上之草。虫草在青藏高原的食用由来已久。据说曾有人为寺庙供养一匹马,但由于青藏高原海拔过高,而这匹来自平原的马在海拔两千米以上就很难适应,拒绝进食,于是寺庙里的人就把虫草和糌粑混在一起喂养马匹,马才得以生存。这不是个例,当地的牧民大都骑马,但是在高寒地区水草丰沛的时间很短,基本只有5-9月份,牧民现在会在入冬前,一般在8月20日左右,给马喂一次冬虫夏草,长得膘肥体壮好过冬。这个故事是刺激张雪峰投入冬虫夏草行业的导火索,人们服用冬虫夏草已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古医书更是将虫草形容为老少咸宜,甚至具有起死回生之效。冬虫夏草的生长百分之六十在青海,百分之三十在西藏,除此之外四川、甘肃、云南的高寒地带也有少量分布,称其为虫草,是因为它是一种特殊的虫和真菌共生的生物体,除了“冬为虫、夏为草”的神秘性,更因其极高的药用价值为人们所熟知。

        对冬虫夏草的记载,古已有之,最早可追溯到公元690年,首用者武则天坚信,是冬虫夏草的神奇力量治愈了她的顽疾。历代名医在他们的医书中对冬虫夏草推崇备至,“至灵之品”、“百药之王”、“治诸虚百损之圣药”、“中国传统医药的王者”……冬虫复草顶着1300年来杏林圣手,国医大师们赞誉的光环一路走来,留下了无穷的遐想。而1300年后,张雪峰正在用科技的手段让它抽丝剥茧,拨开冬虫夏草的神秘光环,解读岁月所积淀下来的服用误区。这让我们震惊,也让我们欣喜。


        张雪峰对于虫草革命性的创新利用,是毋庸置疑的。“关键在于吸收,一些传统吃法吸收利用效率低下,无法全面获取虫草精华。”张雪峰指出。不过,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需要成千上万次的实验来证明。从结构分析来看,虫和草是非常不同的,而虫草作为虫和菌跨界的生物,研发过程变得更加复杂。比如,为了增加吸收量,就要分别打开细胞壁、细胞膜,虫草分离便于吸收;还有虫草表面的污物和杂菌的清洗,浸泡时间温度都要严格把控,以免营养流失;而难度最高的则是压制成片剂,在研制时期投入人力物力和财力最多的,也正是这一阶段。首先,一般的成品压片都需要添加赋形剂,而虫草本身内含物质丰富,天然金木水火土五行齐备,再加入一些其他成分反而会破坏它的效果。其次,这种纯片剂的压制当时对于全世界来说都是未尝攻克的难题,所以不得不转向技术领先的欧洲做实验,因为试验周期长用量大,一次就是十公斤,对于号称软黄金的虫草来说,这样的成本消耗是十分巨大的。除却上述这些困难,如何使片剂成型并含量稳定,更是需要慢慢摸索,这不单单在挑战试验成本,更挑战的是实验者的勇气和信心。张雪峰说,研制极草的过程确实是没有回报的投入,但他从没有想过放弃,因为他相信一定会成功。“一般人是看见才相信,我是因为相信所以看见。”除了解决技术难点,完善基础设备,关于让消费者认可也是张雪峰需要考虑的,比如大家接不接受虫草压片造成的外观改变?而对于这一切,张雪峰始终相信,只要好处是实实在在的,消费者肯定也会认同。
 
        如今,重重困难都已成过去,在张雪峰的不懈努力下,极草5X冬虫夏草体系在不断建立和完善,对虫草的高效利用、使极草已经牢牢占据行业第一,而他并不准备就此止步,他还在继续打拼。张雪峰理念是“有限资源高效利用”。张雪峰说,他希望让更多人享受到这个化合物的宝库,使虫草造福更多人,让极草代表“国菌”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虽然已经功成名就,许多人猜想张雪峰会逐渐闲适下来,象一个标准的成都人那样享受生活,但他却似乎比之前更为忙碌,除了科研牢牢占据着他的主要精力以外,管理、营销、考察、学习……一大堆的事务堆积如山,即便他的家人平日也很难有时间跟他一起吃顿饭、聊聊天,所以在旁人看来,张雪峰的生活听起来更像是一个科学家,而他自己也坦言,毕竟精力有限,繁忙的工作之余,生活就会显得比较简单。每年会陪家人出去旅旅游,平日里不敢太着迷于某个爱好,比如打球,生怕一旦迷上会没有时间进行更多工作。作为一个崇尚健康的人,张雪峰每天都会坚持有氧运动,慢跑或者俯卧撑,这也让他喜欢上了北京会所的健身房。由于一直把全部精力投入在他所热爱的事业上,平日里东奔西走,更没有时间来打理属于自己的住处,所以张雪峰干脆把马会当做了自己北京的家,住在会所既清净又便捷,离公司也近,平时来京住宿或者公关事务基本都在马会,他笑称,其他在北京的会员绝对不会像他一样,能体会到马会这么多的便利。张雪峰说,他是个简单感性的人,追求率真自然。我们也相信,当张雪峰将极草从中国推入世界之后,自己也能从虫草这个化合物的宝库进入到人类文化艺术的宝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