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冬虫夏草
请稍候...
科学吃法
冬虫夏草现在开始含着吃
发布时间:2015-07-09
冬虫夏草药用价值并无争议。西方医学界近年来也在努力地进行定性、定量的研究,却收效甚微。这也是中国传统医学和药材共同面对的难题和困境。而且,虫草的功能效用虽然会因个人体质不同而存在差别,更重要的区别取决于吸收这取决于人们食用或服用虫草的方法
  冬虫夏草药用价值并无争议。西方医学界近年来也在努力地进行定性、定量的研究,却收效甚微。这也是中国传统医学和药材共同面对的难题和困境。而且,虫草的功能效用虽然会因个人体质不同而存在差别,更重要的区别取决于吸收——这取决于人们食用或服用虫草的方法。
  张雪峰想让冬虫夏草既能够保证达到国家食用标准,以便直接服用,又能保留最大的药效。
  在冬虫夏草清洗过程中,张雪峰逐渐摸清了一个规律,当水温在15摄氏度左右,清洗时间极短时候,冬虫夏草收缩很少,营养成分也流失得最少。因为冬虫夏草小,容易折断,张还为此制作了一些专用的工具。“当时就做了很多的草图,拿去找相关的厂家加工。”
  张雪峰将这项虫草清洗技术申请专利后,与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合作,投入实践,并且创立了全新理念的国家冬虫夏草直接服用级标准,使冬虫夏草做到了清洁、灭菌、干燥并密封包装,可以直接安全食用,并减少了在运输、储存过程中的污染和损耗。
  “我在上海、在北京都看到,消费者买了以后,就在柜台上,就拿小钢磨打成粉。”
  未经清洁灭菌的工业原料级“脏虫草”用小钢磨打成粉时,不仅会混入很多泥沙、更可怕的是会将大量致病细菌、霉菌、寄生虫(卵)、重金属也同时带入到冬虫夏草粉中。不仅会给健康带来极大隐患,也极易发霉、变质失效。如果再将粉装入胶囊中,即使变质发霉也看不出来,仍然当成补品吃下去,反而适得其反。而且研究表明,长期食用霉变的物质会导致肝癌及消化道癌症的发生率明显升高。
  同时,把冬虫夏草用小钢磨打成粉的目的,是希望通过粉碎增加对精华成分的吸收率。但由于中药的精华成分多包含在细胞内,必须经过细胞级“破膜和破壁”,才能充分“释放”。而小钢磨打粉仅能够将冬虫夏草粉碎成较粗的粉末(粒径在200目以下),达不到明显提升精华成分释放、极限吸收的目的。
  而且,简易设备如小钢磨在制粉时会产生高温,造成冬虫夏草中精华成分的流失与破坏,降低功效。
  “但是微粉化这个思路追求是对的,胶囊剂、片剂肯定会使得资源的利用更合理。”有了这样的想法,张雪峰与青海春天公司合作,希望用现代化的手段,再一次对冬虫夏草进行粉碎。
  “我们刚开始做实验的时候也是把冬虫夏草直接清洗,干燥以后直接就打粉,我们发现效果始终达不到这种理想的效果。后来我们有一次无意中想到一个问题,就是子座是致密的菌丝。破掉它的细胞壁需要多大的力和多少的时间?那么虫体是西方医学界近年来也在努力地进行定性、定量的研究,却收效甚微,它需要多长的时间才能破掉它的细胞膜?我们分开打粉,一做实验,这个效果就非常好了,比原草提高了7倍以上的溶出率,这一成果我们已取得了国家发明专利和科技成果鉴定。”
  粉末虽然有了,但是问题还远远没有结束,由于粉末非常细小,在运输过程中哪怕是轻微的空气扰动,都会产生流失,携带起来也非常不方便。起初,制药厂的工作人员建议把粉末装成胶囊,这样就可以解决携带的问题,但是张雪峰却始终觉得,把粉末装成胶囊不是最好的办法。
  “因为冬虫夏草里面有很多物质是可以直接被人体吸收的,我们希望能够把它做成含片形式。”
  把粉末压成药片,这原本是一项成熟的工艺,但不添加任何辅料把冬虫夏草的纯粉压制成片,却是一项全新的挑战。在研制纯粉压片的过程中,张雪峰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困难。“压的时候稍微压力大一点就糊了,发出一股像头发烧焦的味道,拿出来一看,不仅没有压成片,边上都是糊的。压力稍微小一点,进去是粉,出来还是粉。”
  国内的专家表示满足不了张雪峰的技术要求,但张雪峰不肯认输,到国外去考察了一圈整个压片设备和工艺。在德国,张雪峰找到了发明世界上第一台压片机的企业,在张雪峰的要求下,对方企业也愿意给予技术支持,积极配合,张雪峰就把冬虫夏草粉寄了过去。
  第一批10公斤的冬虫夏草粉末寄了出去,得到的答复是没有成功,第二批10公斤冬虫夏草粉末寄出去了,得到的答复还是一样,张雪峰坐不住了,他又亲自带着冬虫夏草的粉末去了德国。
  在那里,他遇到了一位很有经验的工程师。“对方先是提出加入2%的塑形剂,我说不行,非常珍贵的资源,一旦加了其他物质,消费者就会产生信任危机,不知道你加的是2%还是更多,而且,更重要的是,研究表明,只有无任何添加,冬虫夏草含服才能发挥最佳的效果。”张雪峰异常坚定地要用100%的冬虫夏草粉末压制成片。因为他认同中医对冬虫夏草阴阳同补功效的肯定,不愿意加入其他物质去改变它的阴阳五行结构。
  “这个专家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建议,就是他觉得干法制粒的过程中是不是可以考虑水分和环境温度的变化?使冬虫夏草里面本身的一些有用的黏结物质,就是有黏结力的物质变成它本身的一种塑形剂。”
  张雪峰要生产“含着吃”的冬虫夏草。清洁、安全、完整,能够快速高效地被吸收。这个想法最终变成了现实。“含着吃”看似简单,可其中所结合的是世界最新的粉碎、压片、包装工艺,站在科技的高点,让冬虫夏草功效瞬间提升7倍以上。
  张雪峰的冬虫夏草极限利用课题已经获得了多项国家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在距离西宁数十公里的互助县一个青翠的山谷里,春天药业的厂房坐落在一块碧水淙淙的湿地公园里,这里的科技人员专心致致,把这项专利技术转化成工业化生产。
  张雪峰的冬虫夏草传承了1300年来冬虫夏草利用的历史,又将改写这段历史。他埋头研究了很久,也想了很久,想用一句话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从冬虫夏草中受益的人们。他想出来了:冬虫夏草,现在开始含着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