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
科普知识
《中药大辞典》中关于冬虫夏草的收录
发布时间:2015-07-06
摘要:为麦角菌科虫草属真菌冬虫夏草菌的子座及其寄主蝙蝠蛾科昆虫蝙蝠蛾等幼虫体(菌核)的复合体。

       冬虫夏草dōngchóngxiàcǎo    (《本草从新》)

【异名】夏草冬虫(《黔囊》),虫草(《本草问答》)。
       【基原】为麦角菌科虫草属真菌冬虫夏草菌的子座及其寄主蝙蝠蛾科昆虫蝙蝠蛾等幼虫体(菌核)的复合体。
       【原植物】冬虫夏草Cordyceps sinensis(Berk.)Sacc.[Spharia sinensis Berk.]
       子囊菌的子实体从寄主幼虫的头部生出,通常单一,偶有2~3个者,呈细长棒球棍状,全长4~11cm,下面不育柄部分长3~8cm,上面膨大部分为子座近圆筒形,表面浅棕色,长1.5~3.5cm,直径2~4mm,幼时内部中间充实,成熟后中空。

寄生于海拔3000~4200m高山草甸地带鳞翅目蝙蝠蛾Hepialus armoricanus Oberthur等的幼虫体上。分布于山西、浙江、湖北、四川、贵州、云南、西藏、甘肃、青海等地。

在四川康定的虫草产地,对当地大批的新鲜虫草进行了多次分离,得到的菌丝通

过反接长出子实体,经鉴定为新种中华被毛孢Hirsutella sinensis Liu,Guo,Yu et Zeng,首次确定冬虫夏草Cordyceps sinensis无性世代即是中华被毛孢[1]。以前曾报道中国拟青霉Paecilomyces sinensis Chen, Xiao et Shi及其他多种真菌可能是冬虫夏草真菌的无性阶段,但均未见培养出含子囊孢子子座,因而未能定论。

【栽培】生物学特性  冬虫夏草为兼性腐生菌,以鳞翅目蝙蝠蛾科虫草蝙蝠蛾的幼虫为寄主,染菌致病幼虫冬季潜入土中,死亡后虫体上形成菌核,翌年春季在较温暖、潮湿的环境下,虫体头部生长出有柄棒状棕色的子实体。多产在海拔3000m左右的高山灌丛中或山坡草地上。菌丝体的生长适温为25~28℃,菌丝在虫体内生长以相对湿度60%~70%为好,子座的形成及出土要求90%左右的相对湿度。

培育技术 
       (1)菌种分离  采新鲜虫草菌核,在无菌条件下,进行表面消毒后用无菌水冲洗,后用解剖刀分成小块,接种于斜面培养基上,培养基成分为蛋白胨10g,葡萄糖40g,磷酸二氢钾1g,硫酸镁0.5g,鸡蛋黄1g,维生素B溶液20ml,琼脂20g,水1000ml,pH自然。置于24~26℃温度条件下,约15d可发出形似青霉的虫草菌。

(2)蝙蝠蛾幼虫的饲养与接菌  蝙蝠蛾幼虫喜食含淀粉较丰富的山高粱及珠芽蓼,首先应用该种饲料大量饲养蝙蝠蛾幼虫,在28~30℃条件下幼虫化蛹变成成虫,在幼虫变蛹之前,向虫体喷洒虫草菌,染病幼虫死亡后,再继续培养即可生长出虫草。

除人工培养虫草外,现还有采用液体深层培养的方法,获得菌体入药。斜面菌种培养基用玉米粉、蔗糖、琼脂各20g,加入水1000ml,pH自然,在25℃下约7d即可转接一级摇瓶。摇瓶和发酵罐培养基配为玉米粉2%(煮沸30min,用纱布过滤取汁),蔗糖2%,蛋白胨1%,酵母粉0.5%,磷酸二氢钾0.1%,硫酸镁0.05%。摇瓶培养用500ml三角瓶装培养基100~150ml,接入斜面菌种,在摇床培养,150r/min,于25℃下振荡4d即可长好,可继续用1000ml或5000ml三角瓶扩大培养至需用液量,即可转入发酵罐培养。用500L发酵罐,投料300L,接种量10%,温度24~26℃,罐压29.4~49.1kPa(0.3~0.5kg/cm2),搅拌速度180 r/min,用菜子油消泡,培养90~120h,菌丝浓度不再增加,即可终止发酵。冬虫夏草菌体发酵液,置于浓缩罐内,其真空浓度为77.14~79.8kPa(580~600mmHg),蒸发量为300kg/h,温度60~62℃,真空减压浓缩至原液体积的1/5左右,浓缩完毕,将提取物制成膏或胶囊入药。

【采收加工】  野生虫草于夏至前后,当积雪尚未溶化,子座多露于雪面时,挖出虫体及子座,采收不宜过晚。在虫体潮湿未干时,除去外层的泥土及膜皮,烘干或晒干;或将采收的虫草用清水洗净后喷黄酒使其软化,整理平直后,每7~10根用细绳扎成小捆,晒干。人工培养虫草待子座长成后采收,晾干即成。

【药材】  冬虫夏草Cordyceps 主产于四川、青海、西藏、云南。以四川产量最大。

性状  本品由虫体与从虫头部长出的真菌子座相连而成。虫体似蚕,长3~5cm,直径0.3~0.8cm;表面深黄色至黄棕色,有环纹20~30个,近头部的环纹较细;头部红棕色,足8对,中部4对较明显;质脆,易折断,断面略平坦,淡黄白色。子座单生,细长圆柱形,长4~7cm,直径约0.3cm;表面深棕色至棕褐色,有细纵皱纹,上部稍膨大;质柔韧,断面类白色。气微腥,味微苦。

鉴别  子座头部横切面:子囊壳大部陷入子座内,先端突出于子座之外,大小(250~280)μm×(90~150)μm,每一个子囊壳内有多数线形的子囊,大小(120~160)μm×(2.5~4)μm,子囊内有数个具有横隔膜的子囊孢子。

品质标志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05年版规定:照高效液相色谱法测定,本品含腺苷(C10H13N5O4)不得少于0.010%。

【成分】  冬虫夏草含粗蛋白25.32%[1],脂肪8.4%,其中含饱和脂肪酸(硬脂酸)13.0%,不饱和脂肪酸(油酸占31.69%,β-亚油酸占68.13%)82.2%[2]。又含虫草酸(cordycepic  acid)[3]即D-甘露醇(D-mannitol)[4],维生素A、C[5]、B12[6],烟酸(nicotinic acid),烟酰胺(nicotinic amide),麦角甾醇(ergosterol),尿嘧啶(uracil),腺嘌呤(adenine),腺嘌呤核苷(adenine nucleoside),麦角甾醇过氧化物(ergosterolperoxide)[7],胆甾醇棕榈酸酯[8](cholesteryl palmitate)及水溶性多糖[9]。还含多种微量元素,以磷的含量最高,其次是钠、钾、钙、镁、铝、锰、铁、铜、锌、硼、镍等[5,10]。子座含次黄嘌呤核苷(hypoxanthine nuclcoside),胸腺嘧啶(thymine),尿嘧啶,鸟嘌呤(guanine)的次黄嘌呤(hypoxanthine)混合物。

【药理】
       1.
调节免疫作用  虫草对免疫功能具有增强或减弱的双相调节作用[1]

(1)增强免疫作用  冬虫夏草可显著增强小鼠的非特异性免疫功能和体液免疫功能,水煎剂每日2.0g/kg灌胃,连续3d,可明显拮抗环磷酰胺(Cy)引起的碳廓清率的下降。每日4.0g/kg灌胃,连续7d,可提高正常小鼠的抗体形成细胞数和血清溶血素IgM水平,对抗Cy所引起的体液免疫功能的降低。在体外,0.25~8.0g/L呈剂量依赖性增强腹腔MФ吞噬中性红的能力[2]。虫草水煎醇提液1~3g/kg或其结晶50~160mg/kg给小鼠腹腔注射,能提高免疫及造血功能,使其外周血及脾脏淋巴细胞增殖,特别是T辅助细胞增殖较明显,Th/Ts比例升高,提高NK细胞活性,促进血细胞增殖,提高脾结节生成单位产率,减少免疫抑制剂及细胞毒剂对免疫及造血的损害[3]。虫草菌或虫草多糖可增加小鼠血清IgG及IgM的水平[4,5,6],水提液可剂量依赖性促进小鼠抗红细胞抗体的产生[7]。虫草能提高老年小鼠RBC-C3bR花环率,降低RBC-Ic花环率,增加IL-1、IL-2的含量[8],可明显增高化疗后H22肝癌小鼠NK细胞活性及IL-2水平,增高淋巴细胞转化指数,可对抗或恢复化疗药导致的免疫抑制或免疫缺损[9]

(2)抑制免疫作用  虫草能显著抑制小鼠脾细胞对刀豆蛋白(ConA)刺激产生的淋巴细胞转化,还能抑制2,4-二硝基氯苯所致的小鼠迟发性超敏反应[10]。水提液0.2g/kg腹腔注射可降低兔心脏血T淋巴细胞转化率,提高鸡供兔穿透性异种角膜移植的植片透明率,改善Descemet膜内皮细胞的存活状态,并能强化激素的效果[11]。虫草菌粉也可减轻同种异体皮肤移植导致的排斥反应[12]。水煎剂0.5g/kg、1g/kg、5g/kg、10g/kg灌胃能明显抑制小鼠脾细胞对ConA、脂多糖(LPS)的增殖反应、抑制小鼠单向混合淋巴细胞反应以及IL-1和IL-2的合成,但对小鼠NK细胞的活性却显示显著的增强作用[13]。从虫草分离出结构与鞘氨醇非常相似的活性物质(ISP-1),能抑制IL-2与其受体结合后的信息传递,从而抑制了免疫活性细胞的增殖,发挥免疫抑制作用[14]

2.抗癌作用  (1)直接抑癌作用  虫草水提物对喉癌细胞的增殖性生长有直接抑制作用[15,16]。醇或水提取物腹腔注射或灌服对小鼠肉瘤S180、Lewis肺癌、小鼠乳腺癌MA-757均有明显抑制作用[17]。虫草及虫草菌水提取物腹腔注射可有效抑制小鼠实验性Lewis肺癌[18];也可抑制小鼠肉瘤S180,两者均可增强环磷酰胺的抗癌作用[19],但只有虫草水提取物能增强6-巯基嘌呤的抗癌作用。其菌丝体提取物在10g/L剂量下能有效抑制K562、Jurkat、WM-1341、HL-60和RPMI-8226肿瘤细胞系[20]。其水提取物对Lewis肺癌和B16结肠癌细胞有强烈的细胞毒性[21]。虫草甲醇提取物中CS-36~39和CS-48~51组分能显著抑制K562、Vero、Wish、Calu-1和Raji肿瘤细胞的生长,阻断肿瘤细胞对3H-胸腺嘧啶的摄取,抑制DNA合成[23]。其提取物中分得的两个甾体化合物,对K562、WM1314、Jurkat、HL-60和RPMI-8226肿瘤细胞增殖均有明显的抑制作用[23]。虫草素与腺苷竞争核苷磷酸酶,阻止mRNA的生成而影响蛋白质合成,其对L5178细胞增值的IC50为0.27µmol/L[24]。虫草素还可引起白血病细胞凋亡和细胞有丝分裂S和G2期延长[25]

(2)间接抑癌作用  从虫草发酵菌丝中分离出的L苷-L-脯环二肽等具有抗癌(KB细胞)和增强免疫作用的药理活性[26]。从培养的冬虫夏草IY909得到的蛋白多糖C909具有抗癌和免疫促进活性[27]。冬虫夏草提取物可提高肿瘤细胞表面Ⅱ型MHC的表达,使宿主免疫可对Ⅱ型MHC抗原表达下调的肿瘤细胞发挥有效的免疫监视作用[28]

3.对心血管系统的影响  (1)保护心肌作用  虫草水提物10µg/ml、100µg/ml、1000µg/ml可明显减轻缺氧再给氧时心肌细胞内脂质过氧化作用,抑制MDA增加,提高SOD活性,增强细胞膜脂质流动性,呈量效关系。醇提取物还能改善心肌的能量代谢,提高心肌腺嘌呤核苷酸含量,以减少缺血再灌注损伤[29-31]。虫草可减轻阿霉素对心肌的损伤作用,醇提取物15mg/L给大鼠预灌注,可使冠脉流出液中LDH漏出量与心肌组织中羟自
由基的产生量均显著降低。同时,心脏功能明显改善,表现为阿霉素引起的心率进行性下降幅度明显减慢,心缩力增强[32-34]。预先给予虫草提取液腹腔注射的大鼠可改善超强度运动后缺血缺氧心肌的超微结构[35]。虫草菌丝体醇提物还能减轻哇巴因所致豚鼠心脏毒性[36]。本品保护心肌细胞的机制可能为:①减轻细胞内液体损伤,稳定溶酶体膜,延缓或减少溶酶体破裂;②保护细胞膜上Na+,K+-ATP酶活性[37]

(2)降压作用  麻醉犬静注浸剂(1:1)0.5~1ml/kg降压明显,呼吸反射性兴奋。但腹腔或肌肉内注射无效[38]。水煎剂1g/kg灌胃,能明显降低肾性高血压大鼠的血压,并能逆转肾性高血压时所发生的心肌肥大[39]

(3)抗心律失常作用   醇提取物可明显对抗乌头碱和氯化钡诱发的大鼠心律失常,也能对抗毒毛花苷G(哇巴因)所致豚鼠心律失常[40]。虫草菌丝体石油醚提取物100mg/kg, 200mg/kg静脉注射均可显著提高哇巴因所致豚鼠室速室颤及死亡所用剂量[41]

(4)对心脏的其他作用  冬虫夏草醇提取物对急性病毒性心肌炎小鼠具有保护作用,可使实验性病毒性心肌炎小鼠的血清IFN-γ 明显升高,CD3+、CD8+升高,CD4+ CD8+降低[42]。黄芪和冬虫夏草合用,能改善冠心病,高心病患者左室舒张功能和血脂[43]

4.对肾脏的影响  冬虫夏草可治疗肾脏疾病,主要通过调整机体免疫功能,抗脂质过氧化,保护Na+,K+-ATP酶活性,促进骨髓造血对代谢的影响,减轻肾脏的病理改变,促进肾组织的修复[43]

(1)对急性肾损伤及急性肾衰的保护作用   虫草煎剂灌服可减轻庆大霉素所致大鼠急性肾损伤,延迟蛋白尿的出现,降低尿中溶菌酶及NAG酶以及血尿素氮上升幅度[44]。本品对钳夹肾蒂所致大鼠缺血性急性肾功能衰竭具有保护作用,可抑制血肌酐的增加,减少尿中NAG酶以及溶菌酶含量[45]。本品对环孢素A致急性肾毒性大鼠的肾功能、尿钠、钾排出量、肾组织促上皮生长因子及对肾皮质线性粒体酶功能具有保护作用。且部分作用优于维拉帕米[46]。本品可防治氨基糖苷致急性肾衰,降低大鼠尿NAG酶及血肌酐水平,增强肾小球滤过和保钠功能,可提高离体肾灌注代谢率,增加肾小球滤过,保护肾小管正常运行,还可减轻体外培养的肾小管细胞对庆大霉素损伤的易感性。其机制可能是通过增加肾组织表皮生长因子(EGF)前体mRNA表达,促进肾内EGF合成,增加肾皮质EGF含量,从而加速肾小管再生修复和急性肾衰的恢复[47]

(2)对慢性肾功能不全以及慢性肾衰的保护作用   3.5g/kg虫草煎剂灌胃,可降低5/6肾切除所致慢性肾功能不全大鼠的血尿素氮及肌酐水平,阻抑肾小球肥大,并明显减轻肾脏病理改变[48]。本品延缓慢性肾衰竭进展的机制可能与其降低中分子物质、纠正脂质代谢紊乱、改善贫血有关[49]

(3)抑制系膜细胞增生  冬虫夏草100μg/ml、200μg/ml、300μg/ml、400μg/ml对低密度脂蛋白引起的系膜细胞增生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可能对肾小球硬化的防治具有一定的作用。其机制可能是抑制了系膜细胞DNA和mRNA的合成[50]。含虫草菌丝血清可抑制体外培养的大鼠系膜细胞(MsC)的增殖[51]

(4)抑制免疫复合物的形成  50%虫草醇提取液灌胃,每只0.5ml,可使尾静脉注射葡萄球菌肠毒素和口服免疫法所致IgA肾病小鼠腹腔巨噬细胞吞噬功能增强,降低免疫复合物沉积量和肾小球IgA荧光强度[52]。冬虫夏草能抑制Heymann肾炎(PHN)大鼠肾小球上皮免疫复合物的形成,维护肾小球基膜阴电荷屏障,使蛋白尿明显降低[53]

(5)对肾脏的其他作用  冬虫夏草水、醇提取液对体外培养的大鼠肾小管上皮细胞增殖有明显促进作用,其机制可能与诱导肾小管细胞持续高水平地表达c-myc原癌基因mRNA有关[54]。本品对促使单纯性血尿转阴有显著效果[54]。虫草能明显影响冷缺血大鼠肾脏血流动力学,改善肾组织能量代谢,减轻细胞的损伤。虫草对离体灌注肾的作用与其浓度有密切关系:0.5g/L能增加肾的菊糖清除率,降低其血管阻力;同时钠钾离子转运量明显增加;1.0g/L对菊糖清除率影响不明显,而血管阻力呈降低趋势。虫草还可降低乳酸脱氢酶释放率,提高葡萄糖异生能力,减少肾皮质匀浆中MDA含量[56]

 5.保肝作用  (1)对实验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虫草多糖脂质体(CPL)水剂对CCL4及D-Gal所致肝损伤均有保护作用。CPL对于D-Gal肝损伤的保护作用较优,这可能是由于虫草多糖,特别是脂质体对肝脏网状内皮系统的免疫刺激所致[57,58]。冬虫夏草多糖可抗肝脏脂质过氧化,降低MDA含量,升高SOD活力。其中地顶孢霉菌株来源的冬虫夏草多糖尚可显著降低血清氨基转移酶活力和肝脾脏器指数,并改善肝坏死程度,具有较好的抗小鼠免疫性肝损伤作用[59]。冬虫夏草(CS)每日1.0g/kg灌胃,连续10d可使卡介苗和脂多糖共同诱导的免疫性肝损伤小鼠血清ALT,AST活性降低,血清与肝组织中LPO含量降低,并减轻其增大的肝、脾重量指数,降低血清中的TNF水平[60]

(2)对肝纤维化的防治作用冬虫夏草1.0g/只灌胃,可使CCL4诱导的肝纤维化大鼠其肝细胞肿浊变性、炎细胞浸润、纤维增生的程度降低,且最终无假小叶形成,肝组织中结蛋白阳性细胞数明显减少,肝狄氏间隙Ⅰ、Ⅲ、Ⅳ型胶原沉积减轻[61]。同时抑制肝储脂细胞(FSC)增殖以及向肌纤维细胞和成纤维细胞转化,从而减弱FSC合成胶原的能力[62]。冬虫夏草多糖脂质体通过增加肝组织胶原酶mRMA的表达,促使Ⅰ、Ⅲ型胶原降解,可能是其抗纤维化的主要机制之一[63]。亦能明显抑制体外培养的人成纤维细胞所表达的细胞间粘附分子ICAM-1等,可能是其抗肝纤维化机制之一[64]

6.对肺的影响虫草菌粉水溶液5g/kg给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大鼠灌胃,可使支气管肺泡灌洗液(BALF)中IL-2水平提高,肺组织病理形态学、肺功能改善,BALF炎细胞数量下降[65]。虫草菌丝体0.5g/kg和1.0g/kg灌胃,能降低浓氨水致咳小鼠的咳嗽次数,延长咳嗽潜伏期,1.0g/kg还能提高酚红排泌量,有祛痰作用[65]。虫草和虫草菌水提取液腹腔注射可抑制Ach所致豚鼠哮喘[67]

7.对内分泌系统的影响虫草或虫草菌丝体煎剂给去势雄性大鼠灌胃6d,可明显增加其精囊腺重量,表明两者均有雄性激素样作用[68]。小鼠灌服虫草煎剂,对正常雄性小鼠的生育力未见明显影响,但对已摘除睾丸后的小鼠精液囊有增重作用,还能拮抗已烯雌酚使幼鼠子宫增重的作用。表明虫草有雄激素样作用和抗雌激素样作用,有调节性功能紊乱恢复到正常的作用[69]。于常规饲料中混入冬虫夏草子实体细粉每日1.5g/kg体重,连服28d,可提高腺嘌呤所致“肾阳虚”模型小鼠的生殖功能,并可改善睾丸的形态等指标。

8.对平滑肌的影响虫草和虫草菌煎剂对离体豚鼠支气管平滑肌均有明显扩张作用;浸剂对兔离体回肠呈抑制作用,对豚鼠离体肠管抑制作用较弱,对未孕离体豚鼠子宫也有抑制作用[68]。还能扩张豚鼠气管平滑肌和兔耳血管[71]

9.对物质代谢的影响虫草或虫草菌水提取液可使雄性小鼠空腹血糖升高,但对饱食小鼠或雌性小鼠血糖无明显影响;水提取液灌胃可明显降低小鼠血清TC,醇提取物皮下注射能显著降低高脂血症小鼠血清TC和TG含量,对正常小鼠血清TC和β脂蛋白也有降低作用,但皮下注射水提取液无效[72-74];水提取物在体外能促进大鼠红细胞糖酵解途径生成ATP;促进大鼠肝细胞腺苷酸激酶(ADK)活性,催化ADP转化为ATP和AMP;激活小鼠肌肉胞浆CPK活性,使ADP接受CP能量生成ATP[75]。虫草发酵液浸膏可使正常大鼠血清TC、TG下降,HDL-c增加,LDL-c及VLDL-c减少,其可能机制为:①抑制肝脏胆固醇合成;②增强体内脂蛋白酯酶活性,使TG分解增加,血清TG降低[76]

10.抗自由基、延缓衰老作用虫草及虫草菌死体对O2和OH均有清除作用;虫草素和D-甘露醇是虫草中对自由基具有清除作用的有效组分之一[77]。此外,还可抑制自由基反应诱导的线粒体肿胀和脂质过氧化反应,呈明显量效依赖关系[78]。发酵培育冬虫夏草营养液体内外均可抑制肝脏LPO生成,并使红细胞SOD活力增高[79]。虫草菌尚能提高GSH-Px的含量[80]。虫草菌粉在体外对大鼠、小鼠脑内MAO-B活性呈显著抑制作用[81]。上述结果提示本品有延缓衰老作用。

11.抗疲劳作用虫草配制液可延长小鼠负重游泳时间,降低游泳后血乳酸和血清尿素氮含量,增强机体对运动耐力的适应性,具有抗疲劳作用。还可延长小鼠常压耐缺氧时间,增高LDH活力,增加糖原贮备,降低肌红蛋白和MDA[83]

12.抗炎作用虫草和虫草菌煎剂腹腔注射对大鼠甲醛性和蛋清性足跖肿胀以及二甲苯和巴豆油所致小鼠耳部炎症有抑制作用[72,73,84,85]。水提取液皮下注射对小鼠棉球肉芽肿增生有明显抑制作用[83]。发酵虫草菌粉、水提取液和醇沉液灌服,能明显抑制大鼠角叉菜胶性足跖肿胀[86]

13.镇静、抗惊厥作用虫草和虫草菌煎剂腹腔注射均能明显减少小鼠自发活动,虫草菌的作用强于虫草,两者均能明显延长小鼠戊巴比妥钠睡眠时间[68]。虫草菌醇提取物皮下注射可对抗烟碱引起的小鼠强直性惊厥,减少死亡率,可延长番木鳌碱致惊厥发生的潜伏期[73]

14.抗菌抗病毒作用虫草煎剂对须疮癣菌、絮状表皮癣菌、石膏样小芽胞癣菌、羊毛状小芽胞癣菌等真菌均有抑制作用[87]。虫草多糖脂质体对小鼠感染巨细胞病毒有一定的抑制或消除作用[88]

15.抗辐射作用冬虫夏草发酵菌丝(DCXD水溶性棕色粉剂)可提高受辐射后小鼠骨髓干细胞及小肠隐窝干细胞的存活数[89]。虫草及虫草菌水提取物不论肌注或灌服,对50Co γ线照射所致小鼠血小板减少及脾脏萎缩有明显保护作用。

16.其他作用虫草醇提取液10Mg/kg可提高缺血再灌注损伤骨骼肌ATP、ADP、AMP含量,增强ATP酶活性,改善骨骼肌能量代谢[91]。水提液对剧烈运动后红细胞变形能力下降有明显改善作用,随浓度增加,作用增强;还能改善和预防在乳酸模拟实验中红细胞变形能力的下降,对运动后膜脂质过氧化物有较强的清除作用[92,93]。虫草菌还有抗突变作用[94]

17.毒性腹腔注射虫草菌水提取液LD50为17.9g/kg,皮下注射则为17.1 g/kg。虫草菌醇提物给小鼠静注LD50为24.5 g/kg,腹腔注射为35.2 g/kg[73]。中毒症状是先抑制后兴奋,随即因痉挛和呼吸抑制而死亡[38]。小鼠灌服虫草或虫草菌耐受量均在45 g/kg以上[85]。家兔灌服虫草菌水提取液10 g/kg,连续3个月,对外周血象,肝、肾功能及各重要脏器均无明显毒性反应,对淋巴细胞微核率、染色体畸变率、姐妹染色单体互换率均无明显影响,提示对机体无明显致突变作用[95]。虫草1.0 g/kg、2.0 g/kg、4.0 g/kg给大鼠喂服30d,对主要脏器/体重、血生化、总食物利用率、血液学各项指标均未见明显毒性反应,其最大无作用剂量为4.0 g/kg体重[96]。虫草菌粉1.25~5 g/kg给孕大鼠灌服,对其受孕、着床、吸收、活胎数与对照组无差别,胎鼠全部成活,胎鼠体重、体长和尾长与对照组亦无明显差异[97]

【药性】甘,温。归肺、肾经。
       1.《本草从新》:“甘,平。”
       2.《药性考》:“味甘,性温。”  
       3.《本草再新》:“有小毒。入肺、肾二经。”
       4.《现代实用中药》:“味甘、酸,性平。气香。”
       5.刘波《中国药用真菌》:“性温、味甘,后微辛。”

【功能主治】补肺固表,补肾益精。主治肺虚咳喘,劳嗽痰血,自汗盗汗,肾亏阳痿、遗精,腰膝酸痛。
       1.《本草从新》:“保肺益肾,止血化痰,已劳嗽。”
       2.《药性考》:“秘精益气,专补命门。”
       3.《柑园小识》:“以酒浸数枚啖之,治腰膝间痛楚,有益肾之功。”
       4.《纲目拾遗》:“潘友新云治膈证,周兼士云治蛊胀。”
       5.《现代实用中药》:“适用于肺结核、老人衰弱之慢性咳嗽气喘、吐血、盗汗、自汗等;又用于贫血虚弱遗精,老人畏寒,涕多泪出等症。”

【用法用量】内服;煎汤,5~10g;或入丸、散;或与鸡、鸭炖服。

【宜忌】有表邪者慎用。

【选方】1. 治肺结核咳嗽、咳血,老年虚喘冬虫夏草30g,贝母15g,百合12g。水煎服。
       2治肾虚腰痛 冬虫夏草30g,枸杞子30g,黄酒1kg,浸泡1星期。每次1小蛊,日服2次。
       3. 治贫血,病后虚弱,阳痿,遗精黄芪30g,冬虫夏草15g。水煎服。(1~3方出自《河北中草药》)
       4. 治病后虚损 夏草冬虫三五枚,老雄鸭一只,去肚杂,将鸭头劈开,纳药于中,仍以线扎好,酱油、酒如常蒸烂食之。(《纲目拾遗》)

【临床报道】 1. 治疗慢性肝炎 口服冬虫夏草菌丝胶丸,每丸0.25g,每日服3次,每次5丸,连服3个月为全疗程。治疗慢性活动性肝炎8例,结果对TTT及ALT的有效率达75%,且具有抑制γ球蛋白,提高血清蛋白的作用[1]

2. 治疗慢性肾功能衰竭 口服人工虫草菌每日6g,分2次服,30d为1个疗程。共治18例,结果肾功能好转率为44.4%~50%,贫血改善率为33.3%~38.9%,细胞免疫功能提高占50%~80%。

3. 治疗高血压病将人工虫草菌丝体制成胶囊,每次4粒(每粒250mg),每日3次口服,连服30d,观察16例高血压患者,其中原发性高血压病4例,继发性高血压病12例。结果显效4例,有效6例,无效6例,总有效率为62.5%。观察表明:本品降压作用无论对原发性高血压病还是继发性高血压病均有效,其降压疗效受高血压病程的长短、肾功能受损的程度及合并症的影响[3]

4. 治疗变态反应性鼻炎  虫草菌丝冲剂,每日3次,每次6g,饭后开水冲服,4星期为1个疗程。儿童或个别阴虚患者酌减。共治疗43例,其中肺气虚型23例、阴阳两虚17例。结果:显效26例,有效14例,总有效率93.0%。对照组50例用气管炎菌苗皮下注射,每星期2次,首次0.3 ml,以后每次递增0.1ml,至1ml即为维持量,结果:显效24例,有效22 例,总有效率92.0%。两组总有效率相比,无显著性差异,Pt=0. 183,P>0.50。两组显效率相比亦无显著差异,X2=1. 445,P>0.1。虫草菌冲剂对鼻黏膜水肿与苍白的疗效较好,治疗后23/29例患者自觉精神好转,体质增强。30例易上感者中27例有不同程度好转。说明本药确有提高机体抗病能力,强壮滋补作用。副作用小,部分患者有口干,偶有胃肠不适。

【各家论述】

1.《重庆堂随笔》:“冬虫夏草,具温和平补之性,为虚疟、虚痞、虚胀、虚痛之圣药,功胜九香虫。凡阴虚阳亢而为喘逆痰嗽者,投之悉效,不但调经种子有专能也。”

2.《本草正义》:“冬虫夏草,始见于吴氏《本草从新》,称其甘平,保肺,益肾,补精髓,止血化痰,已劳嗽。近人恒喜用之,皆治阴虚劳怯,咳嗽失血之证,皆用吴氏说也,然却未见其果有功效。《四川通志》明谓之温暖,其说甚是。又称其补精益髓,则盛言其功效耳,不尽可凭也。此物补肾,乃兴阳之作用,宜于真寒,而不宜于虚热。赵氏又引《文房肆考》,称孔裕堂之弟患怯而汗大泄,盛夏密室犹畏风寒,以此和作肴馔,食之而愈,则此之怯症,洵是真寒之证,大汗亡阳,而常畏寒,本是当用参、附者,乃冬虫夏草能愈之,其温补又可知。此种虚劳,恰与阴虚劳怯咳嗽痰红之相火上凌者相反,乃吴氏竟谓其止血化痰已劳嗽,遂使今人如法施治,而相火愈肆,甚至咳愈甚而血愈多,不于釜中注水,而但于釜底添薪,苟其阴血未枯,则泛溢沸腾,不尽不止;若果津液已竭,惟有燔灼成灰而已。